Login 登入
Forgot ? 忘記密碼?

點滴墨水 渲染正面能量 ── 專訪西洋書法藝術家Jibu Wang

Posted on September 28, 2015 by Hebe Iong | 0 comments

文字是人們情感的載體,即使在現在這個數位化的時代,文字依然有其舉足輕重的地位,就像我們會在某些節日手寫卡片給我們珍視的人,目的就是想讓對方感受到隱藏在字裏行間中的滿滿心意。帶有溫度的文字,也能成為一件件的藝術創作品。

若談起西洋書法的話,你會想到什麼?是華麗如畫的字體,還是那些能勾勒出精細線條的西洋書法工具?醉心於西洋書法創作的Jibu Wang帶我們走進只需要一枝筆桿、一個沾水筆尖和一瓶墨水的西洋書法世界,分享書寫文字的美好。

UMade: 那在修讀平面設計的課程之後,有再繼續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嗎?平面設計與西洋書法可以說是兩種不同的感覺,你覺得兩者的差異在哪呢?又你覺得西洋書法跟一般大家認知的藝術創作(例如畫畫)有什麼差別呢?

Jibu:平面設計還是有在做,接案子為主,主要還是接朋友的案子,因為我也沒有真的開放對別人說我在接案子。像我們做印刷的,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做到平面設計的工作,有時候可能就是客戶要求。

其實也沒有說差太遠,因為設計還是會有用手畫的時候,例如說是設計前的草稿。與一般繪畫的話,其實差異也不是太大,繪畫是講求色彩跟線條,那寫西洋書法更是一些線條的東西,美感也是很重要的,線條的流暢度會影響整體的觀感。

 

UMade:  得悉你平常除了西洋書法的創作之外,還有在教西洋書法的課程,在踏入這個領域之前,是從事什麼工作,在什麼機遇巧合之下,接觸到西洋書法呢?

Jibu: 教課是今年才開始的,一開始是有些朋友想學,所以才開始教的。平常是在做印刷方面的工作,就是自己家裡的小工廠,也有在印布旗(選舉旗幟)之類的。其他的時間就是寫字和教課。 

原本對設計和畫畫就很有興趣,國中畢業後自己本來是想要唸復興美工之類的,但因為高中一個不小心考太好,然後家長會覺得讀美術未來出路比較不好,所以還是去唸一般普通高中,有想跟家人爭取過,但沒有辦法, 所以後來還是沒有去唸設計方面的東西。

但後來在退伍之後,覺得還是對設計方面的很有興趣,就去唸大學推廣教育的去上平面設計相關的課程,然後當時上課的老師對西洋書法有涉獵,而課堂上面也有一部分在講這個東西,所以就是那時候有接觸到,不然本來也不知道西洋書法是什麼東西(笑)。

 

UMade: 一開始在接觸這些東西的時候,會覺得很困難嗎? 例如說是西洋書法的技法和工具的運作等。那平常在進行西洋書法創作時,靈感來源是來自什麼地方呢?

Jibu: 我覺得在接觸任何一個新的東西的時候,都需要一個磨合的時候,剛開始的時候,有許多工具都是以前沒有看過的,很多東西都是後來自己上網找,工具大部分也從國外買回來,因為在台灣滿難找到合適的工具。後來就開始自己製作,最近都在作木工(笑)。

有時候寫字的時候,可能說是看電影或是看美劇的時候,在裡面有一句話很符合當下自己的心情或狀態的話,就會把它寫下來,大部分都是比較正面的。

 

UMade: 從開始創作到現在,覺得最有意義的作品是什麼?

Jibu: 以前我姐姐結婚的時候,有寫字也有畫了一張卡片送給我姐當結婚禮物,會覺得最喜歡這一個大概是因為是一份有意義的禮物。那時候剛開始接觸這個領域不久,每一字一句都很仔細的想過,從內容到構圖,都想了很久,一遍又一遍的練習,因為覺得很重要,所以弄了好久!最後還把整個製作過程全程拍攝下來放在Facebook上作紀念。最後錶框帶去溫哥華給姊姊,她很喜歡,讓我覺得很有成就感。(靦腆笑)

但如果說是最近的作品中挑一個最喜歡的話,我想會是“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”的那個吧!那是美劇『Game of Thrones:冰與火之歌』裡的一句話。

他整句話是:“You will find the strength to do the things that needs to be done. Winter is almost upon us. 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. 中文翻譯是:「你將會找到讓你完成那些該完成之事的力量。 凜冬將至,殺了男孩並重生為男人吧!」這段話是主角在做重要決定前與一位智者的對話。在這個故事裡可以看到他從一個活在童年陰影的男孩,一直成長蛻變到最後成為一個有肩膀與擔當的領導者。

當時看完這一段,覺得很符合自己現在的狀態,就很有共鳴。因為自己即將踏入人生的另外一個重要階段,而這也是每一個男人都會面臨的階段。所以這段話是想提醒自己,是時候該從一個男孩蛻變成一個男人,開始肩負起一些責任了!

UMade: 西洋書法的工具有哪些呢?你個人比較喜歡用的工具是?

Jibu: 大部分我自己寫字和教學的時候都是用沾水筆,那沾水筆有分斜桿和直桿兩種,差別在於寫的角度不一樣,字的粗細是靠壓沾水筆尖出來的,用力壓墨水會出來比較多,也可以靠方向來改變粗細。而不同材質的筆尖軟硬度不一,彈性也不一樣。

我個人比較喜歡用斜桿的沾水筆,因為寫出來的字有方向性。也有西洋書法專用的麥克筆,這應該算是最容易取得也最便宜的工具,對於初學入門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
UMade: 有時候作為一個行外人,不太懂西洋書法的話,都會覺得很厲害,那剛開始寫西洋書法的時候,身邊的朋友有經常讚嘆你的作品嗎?會有朋友一天到晚找你寫卡片嗎?

Jibu: 一開始會啊,久了之後就麻痺了。一開始也會覺得很爽,但現在久了之後就會有種失落感。寫卡片的話一開始也會,但是我這個人就比較懶,可能會先答應「好好好~」,然後過一陣子就沒下文了(大笑),朋友們看久了也麻痺了,覺得也沒什麼感覺了。

UMade: 從你一開始接觸西洋書法,到後來投入創作,再到現在看到自己的藝術創作變成可以拿在手上的商品,感覺是怎樣呢?

Jibu: 還滿爽的,就是會很有成就感,因為以前也會想說把創作變成成品,但都只是想而沒有去行動去做一個東西出來,或者是真的可以運用在生活中的東西。因為一直來也都喜歡把創作落實在生活當中,常常覺得如果創作只能擺著看,好像蠻可惜的,如果可以真的拿來用,就會覺得更有意義 。

UMade: 你希望你的作品會帶給看你作品的人什麼感覺呢?

Jibu: 大部分我寫的句子都是比較正面的,充滿能量的,當然是希望這個世界更美好啊,其實我對現在網絡上的酸民文化不是很喜歡,只看到一個非常表面的東西就會去批評或諷刺,所以想這個社會會變得更美好一點。而且我會寫很多關於夢想或者是實踐理想的東西,我很喜歡寫這些,希望可以帶給大家多一點正面的能量。

UMade: 你認為藝術跟生活有什麼關聯呢?

Jibu: 我覺得藝術就是生活,生活就是藝術。就像是我們小時候,在我們那個年代,國小和國中美術課都是上英文啊,上數學啊,我覺得這樣很不好,因為我覺得美感教學其實很重要,現在有比較好啦,年輕人會開始重視這個東西,其實就我們教育的問題,導致現在的學生對於美感方面的東西沒那麼好。而且在台灣,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東西也沒有很美,所以我覺得美感這個東西真的很重要。

 

UMade:有什麼話跟像你一樣喜歡西洋書法,也希望從事這方面創作的人說呢?

Jibu:就加油啦! 因為西洋書法是需要時間的累積和大量的練習的。

 

UMade:怎麼會想要跟UMade合作? 是覺得UMade與你的理念很相近嗎?UMade一直在推廣一個“藝術生活化Live in Art”這樣的概念,這部份你的想法是什麼?

Jibu:想要跟UMade合作的原因是能有一個平台和機會可以做自己的商品,讓創作用不同的型態被看到,而且我也同意藝術生活化的概念,我認為藝術是可以運用在生活中的,也不是單單只用來觀賞而已。

後記:

在想像中寫西洋書法的男生,應該是戴著粗框眼鏡,身材瘦瘦的,穿搭簡約,可能配雙英倫紳士風的皮鞋,背著帆布包的文藝青年。怎料在採訪當天,坐在面對的是一個頗為粗獷的,有點鬍渣,但笑起來有點靦腆的男孩。那一刻,想像的泡沫瞬間破滅(大笑)。

然而,雖看似粗獷,但在示範寫西洋書法時,他把一筆一劃勾勒細膩,神情專注。同時也有著一顆熱熾的心,在他的一言一語中,可感覺到他那份想為這紛亂的社會出點綿力的使命感,看似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,但其實對社會百態觀察入微。

 

Special Thanks:
福來得咖啡 Fred's Cafe

更多Jibu好創作

Previous Next

Comments

 

Leave a reply

This blog is moderated, your comment will need to be approved before it is shown

Scroll to top